广州市艾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兰香子、兰香叶、明列子、珍珠果、光明子、黑金沙、白雪黑珍珠、纤珍果粒、满腹30倍果粒、艾可魔豆、香兰籽、30倍魔豆等

繁体版 简体版
广州市艾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兰香子、兰香叶、明列子、珍珠果、光明子、黑金沙、白雪黑珍珠、纤珍果粒、满腹30倍果粒、艾可魔豆、香兰籽、30倍魔豆等 > 亚盘走地盘什么意思 > 遗迹探墓

遗迹探墓

广州市艾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兰香子、兰香叶、明列子、珍珠果、光明子、黑金沙、白雪黑珍珠、纤珍果粒、满腹30倍果粒、艾可魔豆、香兰籽、30倍魔豆等提供了小说《亚盘走地盘什么意思》推荐最好看的亚盘走地盘什么意思网络小说排行榜,全站阅读无弹窗广告,全本小说免费阅读,最好看的网络小说尽在全本亚盘走地盘什么意思。

两年之后,当我重新回忆梳理起这天夜里发生的一连串事情,捕捉这一天夜里的细节,我才意识到,从这一天晚上开始,一场企图将我们家族连根拔起的阴谋自此拉开了帷幕,而我正在一步步落入一个巨大的陷阱当中。王斌一走,我们这一桌正好两男两女,喝酒的气氛看起来和谐了许多。记不清楚喝了多少酒,反正大家都有点醉。醉眼朦胧间我愣怔地看着坐在我对面李扬嘴角的美人痣,心里莫名躁动。李扬发现我不时盯着她看,一脸魅惑地笑了笑,同时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颚的牙齿,用一只手在我的手上拍了一下。这个销魂的动作让我一下子冲动起来,瞬时觉得**上脑。李扬端起酒杯,说:“唐少,咱们走一个呗。”我说好,端起杯子和她碰了一下,仰头一饮而尽。忽然我感觉到坐在旁边的张萍用手碰了碰我的大腿,差点碰到我的裆部。我受惊扭头看着张萍,她冲我顽皮地挤挤眼,又用嘴巴示意我往桌子底下看。我顺着她嘴巴努的方向看去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李扬正把手插进了李玉的裆上。我再往桌面上看他们的表情,两个人都一脸正经,一点都感觉不到他们正在桌子底下搞的罪恶勾当。妈的,这对狗男女也不知道避嫌,完全把我当成透明体。那句老话果然一点都没错,酒是色媒人,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喝酒到一定程度就会欲火上脑,情不自禁。我又扭头看了眼张萍,她也正看着我,我从她暧昧的眼神里看到了一团火正在熊熊燃起。张萍的手也不老实了,往我的下面伸过去。我浑身一激灵,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捂着嘴巴咳嗽了一声,把手伸到桌下抓住了张萍的手,强行阻止了她的进一步行动。过了一小会,大概李玉和李扬两个人都憋不住了,李玉跟着李扬前后脚去了厕所。张萍把手搭在我的大腿上,似笑非笑地说:“你想不想去厕所观摩一下现场,一定很火爆哦。”我说:“算了,万一我们闯进去惊着我兄弟,搞得生活不能自理了多不好。”张萍站起身,满脸兴奋地说:“我去看看,你等会我。”张萍说完就往厕所快步走去,我拦都没拦住。我坐在沙发上平息了一下心情,可一想起李扬舔嘴唇的动作就心潮澎湃,久久难以平复。几分钟后,张萍回来了,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,看起来坏坏的样子倒有几分迷人。我说:“你笑得怎么这么奸诈,那两个人在厕所到底干吗呢?”张萍坏笑地说:“你说呢?”我故意说:“我怎么知道啊,我又没去看。”张萍在我的大腿上打了一下,笑着说:“果真很火爆哦,李扬这个浪蹄子,简直了,那口活我是自愧不如。来,喝酒。”李玉和李扬去厕所的时间有点长,我和张萍喝了三瓶啤酒这两人才回来。这期间张萍不断地和我碰杯,每次都一饮而尽,喝完瞪着两颗眼珠子盯着我把酒喝干净才罢休。这个女人太能喝了,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把我灌翻。李玉和李扬回来后喝酒就有些心不在焉,我注意到李扬头发有些凌乱,衣服多了许多褶皱,她脸色绯红,而李玉则有点气喘吁吁。我冲李玉不怀好意地坏笑了一下。李玉这狗东西依然面无表情,不动声色的样子貌似一个正人君子。张萍猛地喝下一杯酒,悄悄地把手伸到桌子下面,无意地把手搭在我腿上,不时用指甲掐我一下。酒喝得太多了,我有点迟钝,可还是因为这个动作小腹一热,扭头看了看张萍,她却假装没事一样和李玉碰杯喝酒。我在心里忍不住想,尼玛,真会装!这浪货今晚一个劲勾引我,是不是也想让我把她办了?又喝了两杯,李扬站起身来说太晚了,必须回家了。李玉也急忙站起身说要去送她。我虽然酒意正酣,不过考虑到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,一个女人说要回家没有理由阻拦,只好和他们互道再见。李玉走后,我对张萍说:“要不我也送你回去吧,时间不早了,我喝得也差不多了,再喝就真要出洋相了。”张萍却酒兴正酣,说:“再坐会吧,这么早回去也睡不着觉。”我说:“我真不行了。”张萍说:“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,你不知道吗?”我反驳道:“酒量不行也不能说啊,这是什么混蛋逻辑!”张萍说:“那也不行,我们把剩下这两瓶喝完再走。”然后两个人你来我往又喝了起来,我感觉自己的头正一点点发晕,酒量就要到一个极限。张萍干了一个满杯,放下酒杯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,看着我笑了一下。这个舔嘴唇的动作有些淫|荡,我感到自己身体又有了反应。张萍把手又搭在我腿上,有意无意还掐了我一下。她说:“哎,你说刚才那个女的是真的回家去了吗?”我说:“应该是吧,不回家她还能去哪。”张萍哼了一声,说:“她能回家才怪,肯定是跟你朋友开房去了,刚才他们在卫生间一定是没过瘾,这会应该已经开好房又开始了。”我笑了一下,说:“开就开呗,年轻人就应该及时行乐嘛,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张萍说:“看不出来,你思想挺开放啊。”我说:“嘿嘿,大家彼此彼此。”张萍问:“没想到你思想也这么不健康啊。”我自嘲说:“我也是人啊,正常人都有需求吗,难道你不需要?”张萍忽然又问:“唉,你约的那个姑娘为什么不来?一点面子都不给你,简直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。”我解释说:“她说身体不方便,不能喝酒。”张萍撇撇嘴巴,不屑地说:“这种鬼话你也信,肯定是有了别的约,那个人在她心目中比你还重要,所以才放了你鸽子。”被人拆穿了谎言,我觉得很没面子,只好自我解嘲地说:“放鸽子就放吧,反正我和她也不是很熟,没所谓。”张萍说:“你这个人倒是蛮大度的,脾气也好,这点我很喜欢。”我说:“不大度又能怎么样,人家又不欠我什么,我有什么权力去指责人家。”张萍忽然把手放到了我两条腿中间,我身体不由往后缩了缩,说:“我可是个色|狼,你别挑逗我,万一我兽性大发你可就惨了。”张萍笑嘻嘻地说:“果然是色|鬼,碰一下就这么大反应,肯定在想坏事,局长大人的思想可一点都不健康,小心我向纪检举报你。”我心想,你个贱人敢挑逗老子,不过老子可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。我说:“纪检管天管地还管到老子硬不硬了,难道不举的局长就是好局长?”张萍咯咯地笑了起来,说:“局长大人可真幽默哦。”我不想跟她继续磨叽下去了,身体难受得不行。我站起身,说:“酒喝完了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张萍不太情愿地说:“哦,好吧。”站起身,张萍身体贴着我的身体,故意装作酒醉,把我贴得紧紧的,两个硕大的胸脯在我身上层来蹭去。她这架势像是要把我硬上了似的,只听说过男人揩女人油,没见过像她这样揩男人油的,搞得我一直搭着帐篷,难受极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